三点,云层消散,月色似乎比早前更加皎洁。

吴邪觉得腿有点酸,迷迷糊糊哼了声,坐起来,换了个舒服的姿势,随手将天鹅绒一扯,找准枕头又睡了过去。这露台沙发上,两个沙发枕被他垫了后腰,哪里还有枕头啊。

张起灵低头看了眼大腿上的脑袋,不明白吴邪为什么能够不睁眼而寻找到最舒适的睡姿。对方几乎是在梦游状态下完成离开自己的怀抱,躺上沙发,塞沙发枕,抱自己大腿的动作。

“嗯……再干一杯!”吴邪忽然来了句梦呓。

“死胖子,喝!”

“小花,酒兑水了,你又玩我……”

吴邪一连说了几句。

张起灵望着吴邪沐浴在月色下的侧脸,他是睡得这样安详恬静,是的,他是吴家娇生惯养的大少爷。

现实总归不会一直让人称心如意,自己与吴邪的关系冥冥之中远不止现在看到的这样。到底是善缘还是孽缘,到底命运以后走向哪里,张起灵忽然也不知道了。

☆、第九十六章

第九十六章

五月的第一日,天空居然下起了雨,头顶灰蒙蒙,雨丝漂浮在风中肆意蔓延,落到吴邪的脸颊上。

如果没有潘子的事,吴邪大概还能一如既往的喜欢着雨。很多人说雨天让人抑郁,吴邪却觉得那是他们心中没有阳光,但现在,吴邪害怕雨了,害怕它们冰凉的触感,因为它们总会叫他想起群山中的那场屠杀。

吴邪醒了,慢慢睁开眼睛,雨不大,不足以叫醒深眠的他。他之所以会醒,基本是生物钟的影响,当然,还有张起灵的口琴声。

ter,一首古老的苏格兰民谣。

吴邪躺在张起灵的腿上,张起灵靠着沙发,一手按住他身上的天鹅绒,一手捏着口琴轻轻吹奏。吴邪偷偷看了张起灵一眼,从下方瞧去,张起灵的五官依然完美无缺,好像无论从何种角度看,他都是那么英俊。

神是公平的,它给了张起灵一副好皮囊,却也夺去他跟人交流的基本能力。吴邪突然的冒出了这个想法。但张起灵也许不是没有与人交流的基本能力,他只是不想,或者懒得去做这件事。

吴邪眨了下眼睛,一滴雨水落进眼底,他忍不住用手揉了一把。

琴声停止,张起灵低头,静静的看着吴邪。


状态提示:第94节
全部章节阅读完毕,请试读《酩酊天》《18X男主播》《驯主
回到顶部
http://www.520dus.com/txt/xiazai18763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