缡纱-九尾:“……”

如果缡纱-九尾在这,卢旺达一定看到她跳脚炸毛了,“你这个笨蛋,要不是为了你的‘银针渡线’谁会冒着长针眼危险去偷看别人的屁屁。”

“哦,对哦,我都忘了。”卢旺达这才恍然想起。

于是不少n侍卫看到,一只小狐狸连滚带爬的来到血瞳-晴火的寝宫。

一队的宫婢每人手捧着一托盘排着队,依序贯入血瞳-晴火的寝宫。

卢旺达仗着体型小,趁人不注意就溜了进去。

顺着那队宫婢前进的方向,很快就找到血瞳-晴火的所在。

卢旺达机敏的躲到一门后。

“咳咳……”缡纱-九尾清了下喉咙,“作为一个淑女,是不能做出偷看这么没教养的事情来的,所以你看,我帮你放风。”

卢旺达:“……”放风这种事就是教养出来的?

透过门缝卢旺达看得的是一脸的耐人寻味。

缡纱-九尾则不知道为什么兴奋了起来,“怎么样?怎么样?大吗?”

大吗?囧……

卢旺达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给呛着,“你说的是前面还是后面?”

“那你看到是前面还是后面?”

“我怎么知道那是前面还是后面,反正就看到两坨肉,挺圆的,挺红的,估计能当红灯使,外围还有白毛。”

“……圆的,红的,还有毛……那是什么东西?”

卢旺达咬着爪子想了会,“说实话,挺像猴子屁屁的。”

缡纱-九尾忍不住了,“我自己来看。”

卢旺达:“……”什么教养,什么淑女,都是浮云。

一会后,“恭喜你答对了。”缡纱-九尾对卢旺达说。

“哈?”

缡纱-九尾的声音陡然降了八度,“你真行呀,看只狐猴的屁屁都能看得那么津津有味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快换地方了,这里看不到。”

哧溜哧溜的,一只小狐狸又跑到了另一个角落的屏风后,用小尖爪捅出一小洞。

缡纱-九尾再度装回淑女,“怎么样?怎么样?看到什么了?”

卢旺达边瞄着,边说:“色泽白皙,外表光洁,形状圆润,而且整体紧实上翘。”

“嗯嗯,好屁屁。还有呢?”

“还有一根毛毛绒的……”

“什么?”缡纱-激动了。

“尾巴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目测,看不出一边大一边小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看来手感和目测还是有误差的。”

“那屁屁上头有什么东西没?”缡纱-九尾突然兴致缺缺的说。

“尾巴呀。”

“……除了尾巴呢?”

卢旺达很用力的再仔细看了一会,“内痔不知道,目前还没看见有外痔。”

缡纱-九尾:“……”

“啊……转过来了,转过来了。”卢旺达轻声叫了起来。

“转了?前面壮观不?”缡纱-九尾的兴致又来了。

卢旺达感慨,“果然河蟹无处不在。”

“嗯?”

“马赛克了。”

缡纱-九尾气愤,“果然,马赛克是人体艺术发展的最大障碍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算了,你看他屁屁上是不是有个小人,就‘大’字头上顶个圆圈的形状。”

卢旺达凑近那小洞再看,看得眼珠子都快突出来了,“这活估计得近观才行,不然看不清。”


状态提示:第40节
全部章节阅读完毕,请试读《三世梦境之遇见一样的》《你的吊坠还在我这里》《医生医生
回到顶部